《时代周刊》封面文章:发掘个人信息的利弊

首页    国家政策    《时代周刊》封面文章:发掘个人信息的利弊

  新浪财经讯 最新的177卷第11期的美国《时代周刊》杂志于2011年3月11日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标题为“发掘个人信息的利弊”。本文由《洛杉矶时报》前新闻记者,现《时代周刊》定期撰稿人Joel Stein撰写。Stein把目光对准了目前无处不在的悄悄搜集和出售消费者个人信息的活动。他认为,既然这种活动日渐兴旺,只要加以正确监管,保护个人的隐私,它会沿着健康方向发展。

  前几个月,Stein不断听到一些有关他个人的趣事,而这些只是他在网络上或其他场合,被一些企业悄悄搜集大量个人信息中的很少一部分。他的个人信息外泄有如下几个渠道:浏览网页、贴在Facebook上的照片、各种商品保修卡、消费奖励卡、在线听音乐,以及在网上订阅杂志时填写的调查问卷。

  据谷歌广告偏好(Google Ads Preferences)判断,Stein是一个对政治、香水、名人花边新闻、动画片和犯罪行为感兴趣和喜欢亚洲风味食品的人,而对书籍和文学,人类与社会不关心者。雅虎判断Stein是个年龄在36-45岁之间的男性,喜欢使用苹果Mac电脑,热爱曲棍球、说唱表演、摇滚乐、食谱、服装和美容品。它还认为Stein生活在纽约,尽管Stein已在6年前就迁到洛杉矶定居。

  德州的信息营销公司Alliance Data认为,Stein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年龄为39岁的犹太男性,年收入至少12.5万美元,喜欢网上购物,选购物品的平均价值为25美元。这家公司甚至还知道Stein因购置一套建于1939年的住宅而欠债85.4万美元。

  作为买卖个人信息的交易中心,位于曼哈顿的EXelate公司认为,Stein拥有高额财富,喜欢绿色生活方式,并常在美国旅行。而EXelate的竞争对手之一,华盛顿州贝尔维尤的BlueKai公司认为,Stein是一位有学识的资深企业高管,其财富足以让他可经常租用运动款跑车。然而,BlueKai公司曾根据Stein为妻子在上一次花费180美元而认为他是位18-19岁的妙龄女郎。

  因打探用户密码,近期遭到Facebook禁入的信息发掘公司RapLeaf认为,Stein是一位年龄在35-44岁,受过高等教育的已婚男性,现生活在洛杉矶。但RapLeaf认为Stein无子女,是医疗专业人士,驾驶卡车。由此可以相信,RapLeaf的员工从未阅读过Stein在《时代周刊》上发表过的专栏文章。

  另一家买卖个人信息的企业Intellidyn也在搜寻有关Stein的个人信息,它得出的结果是,Stein是《时代周刊》的作家,已被高度同化了的犹太人。它还了解Stein和妻子都喜欢园艺、时装、室内装饰和锻炼。它还称Stein的家庭不太可能通过邮件方式购买汽车保险,但极可能进行欧洲河上观光轮游,尽管Stein一家从未进行过这类旅游。此外还有其他成百家企业称它们对Stein很了解,但没有一家企业能表明,Stein本人对这种信息收集已十分厌恶。

  每个有关Stein的个人信息,或是误传,对广告商的售价约为0.75美分,这些企业随后就会向他发送网上广告,传给他产品样本,或邮寄开立信用卡条件。这类信息是在以多种方式进行搜集,例如,跟踪网站站点上的cookies,让任何公司都能标定浏览网页和下载应用程序的用户,了解他的联系表和地点。人们可能会对近几年似乎每样东西都是免费的而感到惊奇,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只是因无人告诉人们,他们不是以金钱方式支付这些成本,而是以个人的信息在支付。

  现在,已出现了一个规模达数十亿美元,专门搜集和出售个人信息和行为方式的行业。这也是美国国会参议院通信、科技和互联网小组委员会主席、参议员John Kerry希望控制的行业。Kerry计划引入一项要求所有掌握消费者个人信息的企业,能确保它们免遭骇客盗窃,并让消费者能核准企业所掌控的他们的个人信息,更正失误,并能继续跟踪。Kerry有此想法是因为此行当中既无行为准则,也无标准。如此下去无法保障隐私,也不能建立整个行业的正确发展方向。

  本月16日即将举行的参议院有关隐私听证会上,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将参与如何保护隐私的讨论。FTC已发表过一份报告,呼吁主要浏览器开发商不要附带对上网浏览者进行跟踪的功能,让人们自己选择,是否让那些与自己没有直接商业关系的企业搜集个人信息。在此计划下,对需要记下消费者以往订购记录,并继续推荐新商品的亚马逊,和能够从近期非同寻常的消费判断消费者信用卡是否被盗的美国运通公司将是皆大欢喜之事。但这对未经消费者同意,便将其个人信息转给其他企业的行为就会变得很可怕。

  在未经同意下搜集个人信息,并从中获利的行为并不新奇。这也是来自电话簿,垃圾邮件和远程营销的生意。对此行为的担忧最早可追溯到1890年,当时的最高法院官LouisBrandeis就表示,未经照片中人物首肯便洗印其照片,是一种远大于身体伤害的精神折磨和担忧。现在,高新科技让人们再次权衡,人们牺牲隐私与即刻因信息而获利间的利弊。

  消费者的一些像房屋价格、离婚文件、有无犯罪记录、政治捐款等信息总是公开的,但它们是保存在不同的地点,只有那些填写这类表格者才能接触到,但现在这些信息只需用鼠标点击后便可获得。另一部分信息在出现互联网之前是不可能被搜集和整理的,因为要这样做的成本太高。但现在这些信息都能在线做到,并可立即跟踪下去。

  人们对挖掘信息所感到的问题是,这种行为似乎总在悄悄进行。当消费者与外地朋友通过电子邮件联系,称自己可能要进城时,马上会有当地餐馆全文本格式的广告弹入发邮件者的邮箱。这种广告方式的确可给消费者带来更有用、更具体的消费信息。虽然有时以个人信息为代价的收获并不像预料中的那样好,但若让消费者得到便利,结果似乎也不太糟。

  因定向广告比非定向的效果更好,网站从此就可收取更高费用。这也是在线广告尺寸为何制作的越来越小,强制收看性更低的原因,也是网站为何能提供更好内容和继续免费的原因。此外,消费者欲到达某地的事实,是与其他同往该地的众多消费者的信息捆绑在一起,并由电脑批量处理,而非具体某人在电脑上窥测某位消费者的私人信息。广告商只对消费者行为的一小部份,而非全部信息感兴趣。这也是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消费者隐私项目主任M.Ryan Calo所认为的,发掘消费者信息实际上并不会给消费者带来伤害。

  Calo称,人们有被暗地里跟踪的不舒服感觉,眼下要搞清楚的是隐私伤害的实际定义。Calo和其他智者相信,发掘信息的真正问题是信息出错。这就是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下设的互联网管理局前主任Justin Brookman所认为的,因消费者个人信息有误而得到错误广告是一回事,而因个人信息有误未拿到信用卡,或未得到工作却是又一回事。

  挖掘人群中哪些人是企业高管,并将这类信息卖给运通、花旗银行、谷歌和电信企业的Bizo公司首席执行官Russell Glass认为,该行业的新奇性让人们感到害怕,是一种总担心卧榻之下有怪物的综合征。他们不了解这类企业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这些企业想要得到的,只是自己能销售出去的一些广告内容。

  垃圾邮件是人们前十多年早已熟悉的坏东西。发掘信息,再根据信息制作广告可让每月经营效果更好。这种新把戏让人害怕之处,是当消费者在线观察一件物品后,该物品广告会随着该消费者转向其他网站而跟随到其他网站。

  从事行为再定向(behavioral retargeting)的Zappos公司是全美去年在此方面最著名的企业。它的活动让人们很生气。该公司犯下的错误之一,是广告显示的太频繁,变成了一种持久恼人的兜售。该公司直销部主任Darrin Shamo认为,让消费者感到烦恼的是,因一些电脑常会有多人,甚至家庭中儿童使用,当内衣等一类私密性很高的产品广告经常在屏幕上出现会让人尴尬。

  Zappos此后改进广告方式,消费者能看广告的次数不超过5次,持续显现的时间也不会超过8天。公司同时还把广告内容简单化。新式广告让消费者了解到,Zappos知道他们的感受和如何让他们得到相关信息。这样做让他们有选择观看广告与否的权力。

  如此借个人信息发布广告的做法,并不会随着互联网一代人的成长而过于超前发展。年轻人知道个人信息会被更广泛搜集和使用,但这不意味他们不关注个人隐私问题。麻省理工学院教授Sherry Turkle称,在他的研究中发现,让十几岁年轻人感到焦虑的是,不了解究竟允许哪些人可通过互联网来了解自己的信息。他们认为,学校、政府、高校、雇主,甚至Facebook都可了解个人信息。Turkle能够体谅到他们的心情,因为他自己也有过此经历。他认为恰恰相反的是,除了经当事人同意外,无人能窥视他人的信息。

  电子隐私资讯中心主任Marc Rotenberg认为,人们实际担忧的是害怕失去控制和失去同一性(identity)。这虽然有些抽象,但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

  然而,人们的同一性从来都未完整地掌控在自己手中过,例如,朋友们还收藏着自己已忘记了所写过的信件;对手所讲述的,与自己记忆中完全不同的竞争故事;自己的照片以各种方式挂在了他人家中。若有人想要退出这种交互,那他实际上意味着在退出社会。这也就是Facebook至今为何仍是一个令人感到迷惑不解的聚集点。许多发掘消费者信息的企业一直极力为自己的活动辩解。Facebook首席科技官Bret Taylor认为,分享和跟踪个人信息的最大不同点,是在信息未被秘密搜集状态下,相关者能够控制得住愿意分享的信息。

  Facebook并不出售个人信息,因它根本无需这样做,它运行着不通过搜索引擎的全部在线%。但是,发掘信息的企业会剥离网上的任何非个人的信息,然后把它们出售给对此有兴趣的第三方。信息就这样被买卖,除非消费者把Facebook上的隐私设置调到保密等级更高位置。

  可能比Facebook存有更好、更多的消费者信息的唯一一家企业是谷歌。谷歌保留着来自公司各部门获得的,经汇总后的消费者的信息。其中一类是个人识别账户信息,它包含姓名、年龄、性别、邮件地址和邮编。这些都是消费者登记申请Gmail、YouTube、Blogger、Picasa、iGoogle、GoogleVoice或Calendar这些服务时所提供的信息。另一类是与上网电脑相关的,在9个月后会自动转为匿名的登录信息,即消费者搜索历史、Chrome浏览器信息、使用谷歌地图的情况。

  谷歌的法律副总顾问Nicole Wong称,公司之所以采用以上手段,是想要让不了解相关信息是如何被搜集和怎样使用的人们打消顾虑。谷歌实际上是想要保护消费者的隐私,但它反而遇上了麻烦。首先,因为它是规模巨大的营利性企业。最令保护隐私权倡导者感到烦乱的是因公司的价值观与隐私性冲突。谷歌倡导的公司使命是:组织起世上的所有信息,让它们变为人人可使用之物。这听起来的确让人害怕。

  另外一些国家在监管信息发掘上比美国的规定更严厉。谷歌的Street View在捷克被禁止。经当地人抗议和多次讨论后,德国去年末决定允许使用该产品,但人们可申请不让自己的住房出现在街道图上。自去年11月起,近25万人要求免于登上地图。欧盟司法专员维维安-雷丁(Viviane Reding)将要向欧盟提交一份允许人们更正和消除自己在网络上的信息的提议。她认为,这是由于欧洲人在20世纪有着痛苦的历史,人们自然对汇总这类信息,让权力机构使用这些信息会更敏感。

  在9/11事件后,当对安全问题的关注似乎压倒隐私时,并没有多少美国人在抗议。但现在问题被推到了国会,企业也在为能够变得更透明而做最后努力。2月份推出的针对Firefox和Chrome浏览器的新工具,可在尊重用户的申请下,让他们阻止搜集信息搜集,虽然这两项产品有赖于信息发掘。但是,新工具仍不能阻止一些肆无忌惮的企业进行信息搜集。除了选择新浏览器外,还出现了一些带有小i字母的在线广告方式,用户可点击此处,以了解有哪些企业在跟踪用户的个人信息和它们的经营业务。

  FTC主席Jon Leibowit去年11月决定,FTC从明年起将聘用擅长揭露电子表决机器问题和保护数字音乐的普林斯顿大学电脑科学教授Edward Felten担任FTC首席科学家。Felten的研究发现,在线广告业现在也像政府一样渴望改善保护隐私。

  以上介绍应能让人们看出要如何掌控自己的信息,即决不在Facebook上谈论任何涉及隐私的事情,让自己的秘密远离电子邮件,在购买不合法商品时仅支付现金。对人们而言,绝大部分信息虽然是无价值的,但它们却可换回长期飞行一条路线应得的优惠、更好的搜索结果、快速评价个人信用、查询聘用的孩子保姆是否有过刑事犯罪记录和找到更有用的广告。正是由于从未有人读过一般人的私密电脑文件,当人们探寻自己散落在外的信息的时间越长,他们越会看到自己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让他人感到好奇。(皖东)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发布时间:2022-08-15 00:03:35
来源:乐鱼体彩搜索 作者:乐鱼体彩更新
浏览量:4
当前位置:

乐鱼体彩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300号金安大厦东座4F(510034)
电话:020-83725071 83540237
传真:020-83540237
邮箱:gddzswxh@126.com
微信公众号:GDECA2003

乐鱼体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