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课堂缘何被信息技术“绑架”

首页    国家政策    教师课堂缘何被信息技术“绑架”

  今后,会电脑、懂网络将成为老师们的必修课,各种信息技术也将更多应用于中小学乃至幼儿园的课堂上。近日,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实施全国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的意见》指出,到2017年底完成全国1000多万中小学(含幼儿园)教师新一轮提升培训,提升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学科教学能力和专业自主发展能力;建立教师主动应用机制,推动每个教师在课堂教学和日常工作中有效应用信息技术。教师的信息技术应用能力也将作为教师资格认定、职务(职称)评聘的必备条件。

  目前,北京等一些大城市已经基本实现了教育设备的现代化,利用现代教育技术手段改进课堂教学效果已成为可能。但如何利用好这些现代教育技术设备?如何让信息技术服务好教学,教师教学又不被信息技术所“绑架”?日前,记者对此问题进行了采访。

  今年暑假,北京市密云县檀营小学教师赵静随着北京师范大学赴河南进行农村教师培训,进行现场作课。由于此次是针对农村教师的培训,因此项目组提出了只能用一块黑板、一支粉笔进行授课。

  这下可难住了赵老师,“我这次作课的内容是《搭配的学问》,平时数学课上,我们都会用多媒体给学生播放一些课件,例如不同的衣服搭配不同的裤子,学生理解起来很直观,如果缺少多媒体,学生理解起来可能会有些混乱。”

  接到任务后,赵老师经过了多次备课,并将多媒体转化成了教具,例如在课前给学生发了三支不同颜色的笔和三个不同颜色的笔帽,课堂中,她就让学生自主去搭配,看看能搭配出多少种方式。

  课堂中,学生们跃跃欲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课后,赵静老师说:“其实离开了多媒体,可以让学生有更多的动手机会。”

  随着时代的发展,过去教师依靠一本书、一支粉笔、一块黑板“包打天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据教育部的统计,到2011年我国几乎所有的中小学都建立了校园网,全国教育信息化投入达到了上千亿元,城镇学校基本实现了“校校通”。为学校创造了良好的信息技术环境,从而使教师的教育环境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近年来,市区教育行政部门、教研机构都在积极倡导和推动信息技术与课程“深度融合”,很多学校也做了积极的探索,然而现实是,老师们大多是在演示课、示范课上简单地应用信息技术,而在日常教育教学中却很少应用信息技术了。不少好设备、好技术只是停留在表面的“作秀”,而没有将信息技术融入到日常的一切教育教学活动中去。

  在一些专家们看来,信息技术提升了,不少教师的教学能力却下降了。在一次信息技术研讨会上,多位专家指出,“不少教师从网上找来课件,不加修改直接拿到课堂上来用,课堂教学可想而知。”也有专家认为,“如果离开了多媒体,很多老师可能连课都不知道怎么上了。”

  有一节小学语文课《葡萄沟》,学生在网上一会儿欣赏葡萄沟的风光,一会儿听少数民族歌曲,一会儿查询葡萄干生产工艺,教师还设计了孩子画葡萄、品尝葡萄干的环节,忙活了半天,唯独忽略了学生对课文本身的理解感悟,整节课因技术应用的不合理而支离破碎,有意无意间语文课变成了活动课。

  “现在越来越不知道该怎样上课了。”不少教师对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课出现的目标偏移感到迷惘。

  有一节语文课,45分钟被切割成几段师生通过BBS的交流过程。多年从事语文学科研究的专家也莫名其妙:“语文教师为什么不走到学生跟前,教师应该和学生‘零距离’呀!”如果老师们没有尝到“新技术”的甜头,新技术对于他们,不是利器,反而是负担。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一位教授坦言:“观摩课‘铺天盖地’,而真正在教学中实际应用信息技术的案例却很少。”叫好不叫座,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面临着尴尬境地。

  相比教师使用信息技术,不少学校也为教师教学搭建了更广阔的信息化平台。数字化校园就是其中之一。环境数字化、管理数字化、教学数字化、学习数字化等成为不少学校发展的新目标。近年来,数字化校园已经被广大中小学所接受,其对教育教学的促进作用得到了各界的认可。然而,记者却发现,不少学校建成了数字化校园,却不能很好地发挥其作用,致使数字化校园成“睡眠”产品。

  一位校长指出,信息化基础设施不能有效满足各级各类教育的发展需求。数字化校园是区域内统一的项目,在建设上实行的是“一刀切”,难以满足学校的个性需求,如果要进行改造,还需要一大笔费用,所以就用得少。

  北京市某中学的陈老师认为:“好用的才是最好的,最适合于自身实践需求的就是最好的。价格贵的、产品功能最全面的不一定就是最好的产品,因为有很多功能我们并不需要。”

  记者调查发现,从很多教育单位的采购流程来看,大多数单位的采购者并不是应用者,一般都是学校或教委的主要领导或有财权的领导负责主持招标采购,很少征询最终应用者——学校及一线教师的实际需求。这就直接造成供需“两张皮”问题,产品与应用脱节的现象严重。

  针对有些教师在教学中出现被信息技术“绑架”这一现象,不少学校也在进行着积极且有效的探索。日前,由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北京教育网络和信息中心协办、北京市朝阳区教育委员会承办的第五届“视频互动教学及网络研修”工作暨基础教育信息化创新应用交流活动在北京市陈经纶中学举行。会上,来自全国各地教育系统的信息化主管和教师代表就如何利用信息化进行了探讨。会上,北京市朝阳区、大兴区,山东省邹城市、辽宁省鞍山市以及部分学校介绍了信息化建设的经验,得到了与会专家的好评。

  数字校园建设是朝阳区教育信息化的主要成果之一。从2007年至今,朝阳区教委先后在64所中小学建设了数字化校园,无论是数量还是整体质量,在北京市都处于“领跑”位置。

  2007年初,陈经纶中学成为北京市首个“吃螃蟹”的学校,在560万元区级财政资金的支持下,陈经纶中学于当年起进行了校内网络基础改造和学校协同办公系统平台建设,2009年2月起启动学生发展平台开发,2010年进行了数字化大厅建设,2012年进行校本资源博物馆建设……构建起超时空管理和个性化学习的现代数字化校园。

  5年来,全区已经启动并初步完成了64所数字化校园的建设工作,到2014年,这一数字将刷新至100所。

  数字化校园中一些针对性的应用平台“简直太贴心了”。朝阳区白家庄小学有4个校址80多个班级,以往,每到寒暑假快结束需要排课时,学校教学主任陈欣婷和助手都要忙活将近一周,又苦又累不说,还老会出现重排、漏排的错误,“想起来都发憷。”如今有了辅助排课系统,只要将相关限制条件输入,一个人半天时间就能搞定,“最舒心的是,只要全校课程表排好了,年级、班级、科目课程表就能自动生成,我可以腾出大量时间来抓开学准备工作。”

  从2012年开始,借助区域教育资源和数据中心强大的云技术支撑,朝阳区还在23所数字化校园中推行了“云服务”模式。“不仅解决了学校层面难以聘请专业维护人员的难题,节省了人力开支,更重要的是,它保证了数字化校园的稳定运行。”朝阳区白家庄小学信息部主管张国徽说。

  目前,朝阳区教委已经摸索着形成了区域教育信息化建设的基础支撑、科研创新、教学服务、区域管理、服务支持等五大支持体系。以教学服务体系为例,几年积累,其资源管理中心内拥有涵盖基础教育阶段12个年级15个学科的同步教案、优秀课例、课件和科普型视频资源等教育教学资源50万条,试题资源116.6万条,供教师教学、学生自主学习检测使用。

  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第一中心小学是北京市首批“数字化校园实验学校”。近几年,学校运用“电子白板”、“互动反馈”和“平板电脑”这三种信息化探究学习工具,围绕“互动教学模式”的构建,开展信息化教学活动与研究。

  早前,学校为每个班级配备了电子白板,目前已升级为新型电子大屏。教师可根据教学内容在设计中充分利用交互白板的标注、拖拽、模板、资源库、页面等技术,能够根据教学过程随时调整、修改教学资源。例如在数学课《对称》中,教师借助交互白板,需要哪个资源,直接从课堂资源库中调取素材,现场用旋转工具、移动工具,简单易懂地就能展示出对称图形的特点。

  学校教师还利用“互动反馈”技术完成对学生学习情况的反馈与调控。课堂上教师布下思考题,学生借助手里的按键器点选相应的答案,后台计算程序记录下学生的答题选择,教师通过电子屏上显示的统计结果可以详细掌握从学生个体到整体对某个知识点的掌握情况。

  在学校的“平板电脑”的教学课堂上,课堂的主动权主要在学生手上:学生负责搜集、整理、汇报、展示、交流,教师负责引导学生猜想、验证、推理、提升。以英语学习为例,教师将教材配套的Flash课件、闯关游戏等下发到学生手中的平板电脑上,每个学生都可以自己操作学习,不会读多听几遍,闯关不成重新来。

  此外,学校还普遍应用了电子备课系统。教师利用这个系统可以进行教案模板设计、教案在线修改、离线编辑上传以及教案的主备、复备等备课环节。

  黄村镇第一中心小学相关负责人表示,信息化教学是大势所趋,借助信息化的教学手段,教师们在教学过程中不仅更加便捷、高效,学生的学习成绩和综合素养也均有所提升。

  一些国家在全国范围内采用学习管理系统,为课程管理和远程教育提供新的可能性。这一系统被称为学习管理系统(LMSs),也称作课程管理系统,其能够提供不同数据空间的平台,使教师和学生可以上传或下载资料、创建新内容,在博客、或各类论坛上发表反馈意见。这一系统还为教师增添新的便利功能,如在线布置作业、发布通知,提供iPad电子图书等。2009年至2010年,由美国教育部投资的由一家独立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SRI International实施完成的《国际教育技术实施情况研究报告》显示,在比利时、爱沙尼亚、中国香港、冰岛、新加坡和瑞典,超过70%的学校采用学习管理系统。丹麦、芬兰和韩国的报告表明,其全国的学校实行学习管理系统。

  在线个国家(比利时、加拿大、丹麦、芬兰、以色列、荷兰和韩国)在报告中表明, 该国采取措施为学生提供在线教学服务。加拿大亚伯达省远程学习中心的服务涵盖约3万名中小学生,内容包括该省管理的虚拟学校上的全部在线课程。在荷兰,在线平台为高材生提供灵活、高效的学习条件。在芬兰,在线语言课程帮助迁入本地的移民适应新的文化环境。以色列、韩国和丹麦运用在线家教课件为需要补课的学生提供补充教学。比利时通过实行“床头无拘束”信息和通信技术(简称ICT)计划,为长期患病的学生参与远程课堂的学习和跟上课程进度提供便利。

  奥地利为高中生(年龄16~18岁)创建了电子书包, 并把学生相关资料储存进中央学习管理系统内。奥地利这一年龄段学生80%在特别学校就学(这些特别学校叫做职业学校, 不仅指的是贸易学校,也包含那些学科重点在商务、文化和旅游方面的学校), 所以电子书包作为学生介绍自己的一种手段,不仅能在学校范围内使用,也能向他们的潜在雇主展示个人情况。奥地利教育部的报告显示,电子书包比传统履历更能反映每位学生的资质细节,如写作技能及其中体现的批判性思维方式和解决问题能力等。

  大多数国家把提升教师运用ICT技能标准的能力作为工作重点,但仅有少数国家开始构建国家评估项目以衡量教师ICT技能。《国际教育技术实施情况研究报告》研究的21个参与国中,澳大利亚、加拿大、智利、英格兰、爱沙尼亚、法国、以色列、日本、荷兰和挪威10个国家进行了不同形式的教师ICT技能评估。

  一些国家使用信息与通讯技术支持交互式、协调性的资源开发模式,以分享教学资料和相关方案,协助信息技术在教师群体中的实践。比利时、加拿大、新加坡、韩国和瑞典都利用基于网络的工具(博客、聊天室、)支持全国各地教师之间的沟通、合作和分享。

  不少国家对就职前及在职教师进行在线专业培训。如奥地利、智利、丹麦、法国、冰岛、以色列、新西兰、韩国和瑞典为教师提供正式在线或者线上线下混合的信息技术培训课程。

  黄恩红(北京市石景山区杨庄中学语文老师):现代媒体的交互性特点可以为学生提供一个施展才华,解放心灵、发展个性的舞台,有益于学生自主学习、合作讨论、主动探究。语文教材内容体裁多样。有些课文戏剧性强,可以侧重于让学生进行角色表演,运用现代媒体为学生表演创设特定情境,加强学生对课文的理解;有些课文内容比较抽象。例如《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篇科普说明文,我通过图文并茂的动画展示课文内容,利用多媒体高效的集成环境,运用色彩闪烁,动画等技术方法,使重点内容和关键词、概念等形象化,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同时利用呈现方式增强新奇性和趣味性。

  张英华(北京市房山区韩村河中学语文教师):如今信息技术课堂备受推崇,过于追求形式上的革命,课堂可能会变成一场“秀”。但只要信息技术运用得当,形式是会为内容服务的。我在语文教学过程中,每节课都用PPT展示需要让学生了解的信息,给出相应的学习任务。

  从教学效果来看,远远胜过只有教材、黑板、粉笔的课堂形式。因为PPT能够展示与语文学科相关的丰富的言语信息、图片信息,还可以链接适当的视频信息,对学生学习的辅助作用相当大,远远胜过传统课堂。

  姚贺国(浙江省杭州市滨兴学校英语教师):课堂教学中应该注重传统教学模式和新媒体技术的融合,使其相得益彰。例如,一闪而过的多媒体呈现,只能激活孩子的思维,发散他们的思想,但不容易让孩子们有一种精神的聚焦,而传统板书作为一堂课的内容浓缩和精华展现可以以一些更活的方式呈现,如果从美轮美奂的多媒体课件中节选出精华的片段,板书在黑板之上,不仅是对于重难点的一种凸显,更可作为对一整堂课的复习主线,梳理课堂,达成教学目标。

  骆家辉宣布辞职军队成立巡视机构李天一翻供延迟退休抢饭碗东莞官员身家20亿任志强炮轰小产权房纪委书记“被病休”打工仔回乡捐别墅纯金圣诞树房地产不靠谱张艺谋夫妻合照PS国足平沙特上海劳教人员解教控房价军令状恐落空

发布时间:2022-07-20 08:52:30
来源:乐鱼体彩搜索 作者:乐鱼体彩更新
浏览量:6
当前位置:

乐鱼体彩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300号金安大厦东座4F(510034)
电话:020-83725071 83540237
传真:020-83540237
邮箱:gddzswxh@126.com
微信公众号:GDECA2003

乐鱼体彩更新